灯火阑珊处(暂定)

一、相见欢

    将近年关,云钟街上越发热闹,人群熙攘,空气中弥漫着热腾腾地食物香气和各式各样的叫卖声。

    牡丹阁后院的角门悄悄开了条缝,溜出一个一身绯衣的小童,约莫七八岁年纪,雪肤桃腮,唇红齿白,特别是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如一泓清泉里浸着的黑珍珠。这绯衣小童溜出门来,见无人跟上,长舒了一口气,“老爹忙着跟人谈生意,这会儿应该没察觉我不在。”继而灿然一笑,眉眼弯弯说不出的灵动慧黠,“就算牡丹阁里有好多漂亮姐姐,时间长了也是会腻的啊,我只是出来透透气。”

    出身云钟街商贾富户之家的具容河,很得他父亲的宠爱,从会走路就时常被父亲带着出入宴会,具父对这个如珠似玉又聪明机灵的孩子非常自豪,炫耀似的带在身边,同时也是对儿子进行生意方面的教导。只是具父似乎忘了,这些商人谈生意或宴请高官的地点常常是在烟花之地这种少儿不宜的场所。具容河长得玉雪可爱,蜜糖似的小嘴儿天生会说讨人喜欢的话,他一张口,便是牡丹阁的头牌也忍不住要抱起他香吻一个,要什么就给什么。是以具容河虽小小年纪出入烟花柳巷,却从来都是被温柔相待,也不曾见过什么腌臜事儿。

    绯衣小童在街上溜溜达达,这家店的香包拿起来闻闻,那家店的灯笼提起来看看,走得高兴了还自己转个圈圈跳起来,好不惬意。其实具容河出身云钟街的商户,这街巷他平日早已逛得熟稔,只是毕竟年关将至,市集上人群里快活热闹的气氛感染着他,便是看平常的东西也觉有趣,何况确实有新鲜事物。他举着一串红彤彤的果子,果子上还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糖衣,据小贩说这可是清国京城流行的小吃,叫做冰糖葫芦。一口咬下去,冰凉脆爽酸甜可口,绯衣小童不由乐得眼睛弯成一双月牙儿,好似一只偷到腥的小狐狸。

    具容河年岁本小,嘴巴也生得玲珑小巧,他又一向注意自己的举止仪态,因此一串五个的糖葫芦,逛了半天才吃掉两个。正当他停下来准备向第三颗果子咬下去的时候——

“都让开!快让开!马惊了!快跑啊!”身后传来惊恐的叫嚷声。

具容河转过身来,只见原本热闹祥和的街市一瞬间乱了起来,女人的呵斥、小孩的尖叫,鸡飞狗跳推推搡搡的躲避着的人们,一匹褐色的马口吐着白沫从勉强分开的人群之间猛冲过来!于是,在温柔怀抱里长大缺乏运动的具容河,呆住了。

“小心!”侧面飞来一个人影,一把抱住绯衣小童扑向街边。一阵烟尘飞起。

“喂!小子!你是傻了吗,为什么不躲!”

具容河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被人抱着坐倒在街边的角落里,手里举着的那串糖葫芦还完好无损。

“喂,你能起来吗?不是被吓傻了吧!”不耐烦的问声中有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具容河看向抱着自己问话的人,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少年,一身藏蓝劲装,头发束起露出饱满的额头英挺的剑眉,盯着自己的双瞳黑漆漆的,专注里藏着关心。

具容河对着少年露齿一笑,“谢谢你,我没事。”

 

文在信觉得那孩子的笑容明媚的晃眼。

其实文在信早就看到这家伙了,在书店门口等哥哥的时候,这家伙从身边经过,一身鲜艳打眼的绯衣,在街市上蹦蹦跳跳还转圈圈,跟只活泼的兔子一样,东嗅嗅,西摸摸。看见糖葫芦眼睛亮起来,小口小口的吃还一脸陶醉的表情,哪有那么好吃!真是小孩子!文在信在心里评价。没错,文在信已经吃过一根糖葫芦了,哥哥给他买的,他对这类甜食的评价一向不大高。

后来哥哥有事被同学叫走,嘱咐文在信独自回家,他晃荡着走在街上才发现自己不自觉的跟在那小子身后。穿得这样华贵,身边却一个人也没跟,他家的大人怎么照顾小孩的,也不怕被坏人拐走了!文在信似乎忘记了,自己也只是个小孩而已,嘛╮(╯_╰)╭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就是爱装大人。

惊马来袭的时候,别人都尖叫躲避,那孩子却站在路中央,眼睛睁得大大的,既不喊也不叫,举着一串糖葫芦一动不动。文在信的心提到嗓子口,身体比脑子还快地就扑了过去。

抱着那孩子坐在地上,文在信有些担心,他没伤着吧。近距离地看,他简直像个粉琢玉砌的瓷娃娃,又比瓷娃娃多了十分的生动,傍晚的阳光洒在他娇嫩的脸上,牛奶般白皙的皮肤上有一层细密的小绒毛,看起来像饱满多汁的水蜜桃一样可口。

绯衣小童眨了眨眼睛,受惊的小动物终于回了魂,对文在信笑道:“谢谢你,我没事。”

 

具容河被蓝衣少年从地上拉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谢谢你救了我,我请你吃糖葫芦吧!”

蓝衣少年从鼻子里嗤了一声,“我要吃什么,不会自己买吗。你自己小心点吧。”

具容河仰脸望着少年,对方比他高半个头,身材挺拔气质卓然,面上不苟言笑的样子。他拉着少年的手摇晃起来,“走吧走吧!给我一个机会报答你嘛~”说完还对着少年眨了下眼,他平日对着别人这样撒娇卖乖的时候,向来是无往而不利的。

文在信看着抬头仰望他的小童,嫩白的脸颊上一抹薄红,小巧的鼻子皱起来,星星眼看着你,像只求抚摸求蹭蹭的爱娇小猫咪,让人完全无法拒绝。文在信扭过头去,然而嘴里却说道:“随便你。”

具容河主动牵着少年的手,在街上转来转去,可惜卖糖葫芦的小贩在混乱中不知所踪,具容河失望得垂下脑袋,叹了口气。

“那个,你手上的糖葫芦不是还有吗,”蓝衣少年看到小童失落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安慰,“你请我吃这个就行了。”

“真的吗?”具容河抬头望着对方,眼睛亮晶晶的,“你不嫌弃吗?”

“啊西,你到底要不要请我吃东西!”蓝衣少年有些羞恼。

“请尝尝吧!”三颗糖葫芦举到他的嘴边。

文在信扶着对方的手咬下一颗果子,他觉得,这颗糖葫芦比之前尝过的那根滋味好多了。

“我是具容河,今年8岁啦!你叫什么名字?”

“文在信……9岁”

“什么嘛,你才比我大一岁!你怎么长那么高?”

“是你太矮了。”

“呐,文在信,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吧O(∩_∩)O”

“你好啰嗦。”

夕阳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牵着手,落日的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如同他们以后在一起的岁月。 


  51
评论
热度(51)

© Captain Sweetie | Powered by LOFTER